xi西尔er

墨香铜臭天天开心。
存在,即合理。
话多,文少。

【忘羡】悔

#来食段子

#矫情到爆炸,文笔垃圾

#ooc严重

#没有前因后果

#就算没有结局,它也是he

       城市的夜,不似乡下,灯火通明,却少了那一股子人情味。

       巨大的落地窗前,一个男人蜷缩在那。房间漆黑,只有烟在黑暗中发出星星点点的光,似有似无的烟雾缭绕在他身边。

       他头微微侧了侧,靠在了玻璃上,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猛地吸了一口空气,薄荷特有的冰凉混合着蓝忘机身上常有的檀香直直地闯入鼻腔,向来很喜欢这个味道的魏无羡鼻子却有些酸。看着大街上车水马龙,他烦躁地抓了把自己的头发,将头埋在了膝上。

        就这样静静地坐了很久,魏无羡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口中还嘟囔着。

       “蓝湛,我后悔了,我不想和你分手。”

       一滴晶莹的泪水悄然无声地滑落,打在了地毯上,洇出了一个深色的印子。


【忘羡】归家

#随手一摸,应该没有后续

        月光如流水般地倾泻下来,树影婆娑,似给平素看起来清冷的蓝忘机蒙上一层温柔的纱。少见的,蓝忘机身上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似乎有很重要的人在等他。

        云深不知处,像往常一样静静地伫立在那,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 。

        走在去往静室的石子路上,大约是快亥时了,云深不知处中只有几个巡逻的门生还在走动。

       “咔嚓。”像是有人踩在了干枯树枝上发出的声音。从一棵玉兰树后钻出了一个蓝忘机熟悉身影。

       一身黑衣,头发用红发绳松松地绑了个马尾,面上笑意星星点点,猛地钻进蓝忘机怀里,声音中充满了欢快。

       “蓝湛,欢迎回家!”

      

      

       

【忘羡】什么?!你说魏前辈和含光君都变小了???(上)

*婚后向

*拖家带口去打怪(bushi

*ooc是我的

* 题目和文章内容没什么关系

*羡和叽轮流变小【】换了个小朋友的壳子√

        01

        夜,村子静悄悄的。偶有传来几声狗吠,整个村子只有那一家还是亮着的。

        屋内没有大人,只有一个孩童,大约六七岁,正在榻上发抖。他蜷缩成一团,烛火在桌上微微晃着,在墙上投下摇曳的影子,屋内忽明忽暗。床榻的咯吱声也让那孩子提心吊胆起来。

       “砰砰”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那孩子猛地一抖,声音微微有些发颤:“谁…谁啊?!”

        敲门声戛然而止,静了一会后,听到门外响起一个女声:“是你娘啊,你这孩子,娘才走了一天就不认识娘了?”

        那孩子想也没想地从榻上弹了起来,将门打开,“娘!”话还没讲完,便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眼前哪有自己的娘啊,空荡荡的。他打了个寒噤,急匆匆地想把门关上。突然闪过的一个黑影,让他的手一顿,便倒在了地上。

        “吱呀……”门半掩着,孩子躺着地上,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似乎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瞳孔微微放大,脸颊凹陷,像一具干尸……

        夜又归于平静,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02

        云深不知处。

        “???思追,思追,你看!含光君旁边跟着一个孩子!是不是和魏前辈的!”蓝景仪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得兴奋,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放大了。

       修仙之人本就五感灵敏,蓝景仪这么一闹,蓝忘机和那个孩子都看向了蓝思追和蓝景仪这边。

        蓝思追温声道:“景仪,你小点声,等会又要被罚抄家规了。”蓝思追看向那边那个孩子,若有所思,“我觉得……那个孩子更像是魏前辈。”

        “什么?!思追,你疯了吧!魏前辈那么大个人,能突然变成那个娃娃!”蓝景仪在一旁咋咋呼呼,完全没有注意到蓝忘机带着那个孩子走了过来 。

        “含光君。”蓝思追向蓝忘机行了一礼。在一旁的蓝景仪听到这句话后,猛地安静下来了,“含…含光君。”吱吱唔唔地把一句话说完,愣是在一旁不敢再说什么了。

        那个小娃娃模样生得颇为俊俏,一双眼睛好似装着正午的阳光夺目极了,小脸蛋肉乎乎的,一笑起来,眼睛就像个月牙儿,让人见了就心情大好。

        小娃娃完全不怕蓝忘机,朝着蓝忘机伸开双手,奶声奶气地说道:“蓝湛,抱我。”

        蓝景仪看得目瞪口呆,刚准备再说出点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蓝忘机扫了一眼过去,蓝景仪又立马把话憋了回去,生怕一个不幸就要和家规共度良宵了。

        “哎呀,蓝湛,你不要吓到小朋友们了。”小娃娃一边用小手撑开蓝忘机的嘴角。

        蓝忘机倒也不辩解,由着那小娃娃闹。大约是已经过足手瘾,他对着蓝景仪笑眯眯地说:“景仪哥哥,你肯定不想抄家规的,对不对?”语气之熟悉,让蓝景仪不由得想起来那个带着自己犯尽了家规却什么事都没有的魏前辈。

        “魏,魏,魏前辈!?”蓝景仪的三观许是被颠覆,接下来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嗯?”魏无羡挑了挑眉,本来痞帅痞帅的动作,硬生生让这个白净的小娃娃做出了可爱的味道。“怎么,不认识你魏前辈了啊?”

         “没有!有点不敢相信而已!”蓝景仪头摇得像个拨浪鼓,“魏前辈,你怎么做到的啊?”

        “也没什么,就是个我新研究出来的符篆,能让人在一到两个时辰身体变小。今早闲着,就试试啦。”说得轻松,这张符篆却是要有较高修为才能驾驭的,更何况是没有金丹的魏无羡。

       蓝思追和蓝景仪看着面前这个环着蓝忘机脖子的小娃娃,笑得眉眼弯弯,整个人似乎都在散发着光芒,好像只要有他在,什么事情到他面前都可以被解决。

         他真的是魏前辈。

          “小思追,你想什么啊,怀疑我啊?我不是魏无羡,我还能是谁啊?”魏无羡敲了敲蓝思追的额头,似乎很不满意蓝思追怀疑他的身份。

        蓝思追急急开口想要解释,就听到魏无羡说:“逗你的,看把你急得。不都你啦,我和你们含光君先回静室了,符篆的期效快过了。”

        在一旁许久未讲话的蓝忘机,终于开口道:“走了,魏婴,还有夜猎。”魏无羡在蓝忘机的左脸上大大地亲了一口,说道:“知道了,走吧。”

【TBC】

       
@何欢  @简.(学业忙碌) diu我更了,是时候咕了